• >
主页 > 夜明珠之 >
夜明珠之
特朗普有亿万资产希拉里却有亿万富翁
发布日期:2019-09-13 20:53   来源:未知   阅读:

  随着两党代表大会结束,2016年美国大选正式进入两党竞争的白热化阶段,两大阵营间的攻击也在逐渐升级。甫一开始的好戏,便是明星级亿万富翁,出钱出力,为希拉里打击特朗普。

  布隆伯格左一句“我是个纽约人,谁是骗子我一眼能看出”广为流传,右一句“让我们一起选个精神正常的人”让特朗普气急败坏将枪口从希拉里转开,几天后巴菲特也加入战团继续对特朗普纳税记录穷追不放。

  由于美国两党不同的政策倾向,传统以来,共和党往往能获得更多的来自财富阶层的支持,而对中产阶层和贫民阶层更具吸引力。但这一届戏剧性的大选似乎有所反转:从过去一年的数据看来,特朗普的支持者中有很多底层,而财富阶层及华尔街似乎并不待见特朗普。

  《华尔街日报》/NBC最新民调显示,希拉里在代表大会后民调上升,以47%对38%的支持率反超特朗普。

  当地时间8月1日,“股神”巴菲特出席希拉里的竞选宣传活动,抨击特朗普迟迟不公开纳税申报表。“当你有害怕别人知道的事时,你才会心虚。特朗普害怕的并不是美国国税局,他真正害怕的是你们。”巴菲特说道。

  巴菲特并非第一位为希拉里站台的高知名度巨富。在7月27日的全国代表大会上,前纽约市长布隆伯格就发表演讲支持希拉里,并在随后多日陷入与特朗普的骂战之中。尽管布隆伯格当天的演讲并不如第一夫人米歇尔·奥巴马那样温馨动人,但对商业精英阶层而言,作为独立派的前共和党人布隆伯格,其讲话却具有一种“理性的煽动力”。

  “由于我的背景,我总是鼓励商业领袖参政,因为他们当中许多人同意以相同的方式来建立共识。我们当中多数人清楚,在员工、客户、合作伙伴眼中我们是能干的,多数人没有假装自己聪明到可以靠自己作出重大决定;并且多数人清楚我们信守诺言。”布隆伯格说,“显然,特朗普不在此列。纵观他的事业,特朗普留在身后的是一堆破产记录,上千份诉讼,愤怒的、感到被欺骗的合作伙伴和被忽悠的客户。特朗普称他要像运营公司一样运营这个国家,愿上帝保佑!”

  特朗普也许是世界上最出名的富豪之一,但本次大选中,亿万富翁们似乎并不青睐这位“同僚”。目前,支持希拉里的商业大亨,除了上述几人外,还包括乔治·索罗斯、马克·库班,以及沃尔玛的女继承人爱丽丝·沃尔顿等。

  最新的消息是,惠普CEO梅格·惠特曼选择加入查尔斯·科赫与大卫·科赫两兄弟,拒绝支持特朗普。要知道,科赫兄弟在过去多年的竞选当中,都是共和党的坚定支持者。而惠特曼——这位资深的共和党人,不但不支持本党的特朗普,反而站出来表示将支持并捐助希拉里。

  “如果出于党派忠诚,我将不得不支持一个我认为他利用愤怒、不满、仇外情绪和种族隔离的候选人,565kk开奖”惠特曼在8月3日的一个公开声明中表示,“特朗普的煽动行为已经破坏了我们国民性格的结构。”

  支持希拉里的亿万富翁们正在为自己的支持对象投入大量的资金。在过去一年内,根据福克斯新闻的统计,共有24位亿万富翁捐献给希拉里阵营或是支持希拉里的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合共超过4250万美元。这些钱将被用于接下来三个月的广告闪电战,以及其他任何反对特朗普的活动。而此时,一些十分有钱的共和党人却选择了观望。

  根据2015年及2016年迄今为止的联邦选举委员会记录,索罗斯是这些亿万富翁中捐赠数额最高的,在这一大选中已经捐赠希拉里900万美元。排在其后的是捐赠700万美元的对冲基金经理詹姆斯·西蒙斯。由于美国选举相关法律的规定限制,每一位个人捐献者的捐助数额不能超过2700美元,因此这些钱绝大部分并非直接进入希拉里的阵营,而是通过捐献给支持希拉里的政治行动委员会,这些委员会使用这些钱为希拉里造势。

  根据“尽责政治中心”(Center for Responsive Politics)统计,截至7月21日,直接捐献给希拉里阵营的数额已达到近3.75亿美元,而特朗普阵营的数额为9870万元。

  这些亿万富翁的支持,无疑是希拉里的巨大财富。这不仅仅因为他们的金钱“贡献”,还包括他们在商界及公众中的影响力。尤其是一些不满的无党派人士及共和党人,他们可能因此放弃对特朗普的支持。希拉里阵营目前已经抓住了一些明星富豪的“金句”,并以此来破坏特朗普营造的成功商业领袖的形象—特朗普正是用这一形象,来说明自己有能力领导美国。

  一些富豪更是亲力亲为,希望提升投票率,以阻止特朗普入主白宫。比如巴菲特已经承诺,为了提高重要的内布拉斯加州的投票率,他已租下一辆巴士,将在投票当天帮助更多选民前往投票站投票。他还开设了一家名为“开车去投票”的网站宣传这项活动。“这辆巴士有32个座位,我到时一整天都会坐在上面。我将采用各种方式吸引更多人投票,比如一起自拍。我的目标是,让这里成为美国投票率最高的地方。”巴菲特说道。

  顾问汉克·申克普夫(Hank Sheinkopf)认为,从巴菲特、布隆伯格及其他商业人士那里得到的这类支持,就好像告诉人们“特朗普并非他所说的那种商人,因为他如果是这样的人,真正的商人就会支持他”。

  一些潜在的大额捐赠者也可能因此被“吓跑”,尤其是特朗普正在发力筹款。如果科赫兄弟拒绝帮助特朗普,共和党内部的商业大亨也不支持特朗普,“那么我为什么要投钱进去?”申克普夫如是分析。

  特朗普当然也有他自己的富豪支持者,比如石油巨头哈罗德·哈姆和投资人卡尔·伊坎,但这些人并不具备布隆伯格、巴菲特那些超级商业明星的力量。

  不过,支持并非只起到正面作用。希拉里原本就被质疑与华尔街走得太近,富翁的支持很可能让更多的自由派选民产生排斥,比如桑德斯的支持者。而这些人也是希拉里需要争取的。

  希拉里已经意识到这个问题。在7月底的代表大会上,希拉里一再强调,自己的任期会努力为中下层服务,向最富有者课税,比如华尔街的高管们。与此同时,希拉里阵营也在强调,“7月间,有超过90万人为希拉里捐款,平均捐款额度只有44美元。这些草根支持者是竞选背后真正的力量所在,因为希拉里推出了构筑为所有人服务,而非只效力于顶尖阶层的经济计划。”希拉里阵营发言人施伟林说道。

  不过,共和会议员汤姆·戴维斯仍旧认为,对希拉里而言,富翁的站台策略风险太大。希拉里正在尽可能摆脱“与华尔街太近”的认知,同时她还一直因为过去对贸易协定的支持而饱受批评。特朗普与桑德斯的崛起清楚地说明,这一场选举事关变革,很多选民已经厌倦了现状。

  “在一场人们都认为国家正在走向错误方向的选举中,”戴维斯说,“与富豪中的富豪列队而行,我不认为这是处理人们传达信息的方式。”

网站首页  | 2019年香港最快开奖结果  | 夜明珠之  | www.ymz3.com  | 122777百家博高手论坛